<form id="9dhj9"><nobr id="9dhj9"></nobr></form>

          <sub id="9dhj9"><listing id="9dhj9"></listing></sub>

                    “突擊”連續分紅6000萬元 亞洲漁港:“不差錢”背后的盈利能力下滑之憂

                    上市之路有點漫長的生鮮餐飲食材品牌供應商亞洲漁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洲漁港”)IPO再添插曲,9月30日,深交所網站信息顯示擬登陸創業板的亞洲漁港審核狀態變更為“中止”。

                    此前的9月24日,《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報道亞洲漁港第二輪審核問詢中深交所關注點之一、對亞洲漁港經銷商客戶及終端核查的第三方市場調查機構,公司表示該機構具有專業性和權威性,但其為公司服務前一年半左右時經營范圍才新增市場調研,令人對其所稱專業性、權威性不免生疑。

                    本報記者注意到,此次擬募資3.30億元的亞洲漁港并不差錢,2019年、2020年連續分紅合計6000萬元,募資必要性引人關注。而且,亞洲漁港最近幾年業績波動較大,尤其是盈利能力在2017年來呈現整體走勢存憂,多個盈利能力關鍵指標都呈現整體下滑甚至明顯滑坡態勢,同樣令人矚目。

                    不差錢還連續分紅6000萬元

                    亞洲漁港主營業務為標準化生鮮餐飲食材的研發、銷售及配送服務,此次IPO擬募資3.30億元,投向亞洲漁港中央冷鏈加工和亞洲漁港前進寶供應鏈項目。

                    從亞洲漁港最新招股書來看,公司資金狀況良好。

                    2020年底,亞洲漁港手持貨幣資金4.12億元,占資產7.65億元的五成以上,另有應收賬款及票據8175.78萬元。實際上,2017-2019年,公司每年底貨幣資金都在4.40億元-4.85億元不等,手持現金長期充沛。

                    與之對應的是亞洲漁港債務規模不高。公司2020年底流動負債合計1.77億元,其中短期借款1128萬元不到,應付賬款等款項合計1.23億元是大頭,加上非流動負債后公司全部負債合計也就1.99億元。而且,2020年公司流動負債金額還是近年高位,2017-2019年期間,只有2019年流動負債達到1.93億元,其余年份都低于1.33億元。

                    也就是說,亞洲漁港僅僅是手持貨幣,就足以輕松覆蓋全部負債。

                    實際上,亞洲漁港2020年底的資產負債率僅為26.04%,較2019年還少2.5個百分點以上。對比A股可比同行安井食品,公司2020年資產負債率低了22個百分點,比千味央廚、海欣食品都低11個百分點以上。Wind數據顯示,申萬食品加工行業2020年資產負債率為32.67%,核心產品為速凍水產、肉類及面點類等的亞洲漁港資產負債率在同行中處于較低水平。

                    另外,2020年末,雖然亞洲漁港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增加額為-8869.46萬元,但是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仍高達3.87億元。2017-2019年,公司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多在4.7億元上下。具體來看,公司2020年主要因為投資活動現金凈額為-9307.69萬元,導致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增加為負和余額減少,但是就余額規??慈匀豢煞Q資金充裕。

                    而且,盡管亞洲漁港最近三年的經營性現金流凈額波動較大,但三年里平均每年也有數千萬元,如2020年接近3440萬元。

                    亞洲漁港此次擬募資中,2.50億元用于亞洲漁港中央冷鏈加工項目,另外8000萬元用于亞洲漁港前進寶供應鏈項目,建設期都為3年。具體來看,亞洲漁港中央冷鏈加工項目第一年投資金額5746.80萬元,第二年投資金額6937.20萬元,第三年投資金額12316.00萬元(含3000萬元鋪底流動資金)。亞洲漁港前進寶供應鏈項目建設工期也是3年,第一年投資金額2400.00萬元,第二年投資金額2550.00萬元,第三年投資金額3050.00萬元。兩個項目擬投資額中合計有6000萬元為鋪底流動資金。

                    這意味著,以亞洲漁港現金充沛、負債率很低的狀況而言,支撐上述IPO項目每年的資金投入,恐怕并非難事??芍^不差錢的亞洲漁港,IPO募資必要性顯然令人關注。

                    不差錢的亞洲漁港,2019年度、2020年度還連續分紅共計6000萬元,每年度分紅金額3000萬元都在當期歸母凈利潤一半左右。

                    根據最新招股書,亞洲漁港之前存在過兩份對賭協議。2016年1月,厚義投資向公司增資,厚義投資與亞漁實業、九貢投資、瑞勤投資、敏公投資、姜曉、亞漁有限簽署的增資協議約定了對賭條款及分紅、回購、股權轉讓及增資、引進新投資者限制等方面的特殊條款。

                    還有,2016年11月,天津眾美、厚義投資、新希望投資向公司增資,天津眾美、新希望投資、厚義投資與亞漁有限、亞漁實業、九貢投資、敏公投資、瑞勤投資、姜曉簽署的投資協議約定了對賭條款及公司運作治理、指定競爭對手資本合作否決權、優先購買權、共同出售權、回購、新投資者進入的限制、優先清算權等方面的特殊條款。

                    不過,亞洲漁港稱為解除上述對賭條款及特殊條款,天津眾美、新希望投資、厚義投資、亞洲漁港、亞漁實業、九貢投資、敏公投資、瑞勤投資及姜曉于2018年9月簽署協議,終止上述全部特殊條款,并于同日生效。

                    那么,亞洲漁港此次IPO,是否與上述對賭協議有關,例如要求在限定日期前完成IPO,或者對賭對象涉及公司?公司稱對賭協議解除,又是否是為了規避相關規定,或者是否存在恢復條款?

                    不過,對于《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發函問及的募資必要性以及IPO與上述對賭協議是否有關等問題,截至發稿前未收到亞洲漁港回復。

                    業績波動背后的盈利能力之憂

                    雖然不差錢,亞洲漁港最近幾年業績波動有點明顯。

                    2017-2020年,亞洲漁港營業收入分別為8.21億元、9.14億元、12.03億元和8.97億元,2019年同比增長31.69%后的2020年下滑25.48%。盈利上波動更明顯,公司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206.03萬元、6408.89萬元、6904.87萬元、5352.14萬元,2018年幾乎腰斬后2019年增長超過7%,2020年又下降22.49%,整體來看呈現波動中下降態勢,2020年歸母凈利潤不但四年來最低且不到2017年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亞洲漁港營收、盈利雙雙較大幅度下滑。從具體業務來看,2020年占亞洲漁港營收超過90%的生鮮食材產品業績全線下滑(見圖一),其中,2019年初加工產品的絕對主力——蝦類產品下滑最嚴重,營收同比下降超過60%,銷售金額8481.62萬元對比2019年的21583.45萬元可謂“凄慘”;深加工產品的貝類產品降幅同樣猛烈,從2019年銷售金額11276.56萬元幾乎腰斬到2020年的6663.04萬元,主打產品蝦類產品降幅也超過25%。

                    圖一:亞洲漁港最新招股書中各類產品銷售情況截圖

                    亞洲漁港曾于2018年底和2019年上半年設立子公司海燕號和海鷹號,拓展進口蝦類以及鮑魚初加工產品,以保證深加工產品供應的穩定性與拓展初加工業務,其中,進口蝦類供貨源主要為南美白蝦。發展數年后,亞洲漁港初加工業務已有一定分量,2018-2020年初加工產品占總營收比重分別為4.78%、22.74%、16.51%,其中蝦類產品是核心。

                    2020年全球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亞洲漁港曾向檢測出新冠病毒的“桑塔”公司采購進口南美白蝦,公司雖然稱“相關事項并未對發行人的生產、采購、銷售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但是承認“對于發行人的初加工產品特別是進口南美白蝦的采購和銷售造成較大的影響?!倍?,公司在最新招股書中稱,由于全國新冠疫情加上大連地區兩次爆發新冠疫情,“進口加工產品業務仍然持續受到負面沖擊,特別是進口南美白蝦業務的恢復仍需一段時間?!?/p>

                    亞洲漁港在最新招股書中還坦陳:“新冠疫情對于發行人所處的餐飲供應鏈行業具有較大的關聯性,且新冠疫情尚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若未來新冠疫情出現新的不利變化,可能會對發行人的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p>

                    此外,受進口海鮮產品檢出新冠病毒的影響,海燕號的進口南美白蝦產品的銷售價格和銷售量受到較大影響,亞洲漁港2020年末還對南美白蝦產品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導致存貨跌價準備余額增加945.64萬元。最新招股書顯示,若新冠疫情出現反復等原因造成進口南美白蝦產品消費信心的恢復不及預期,公司將可能出現進一步存貨跌價風險,對未來生產經營可能產生不利影響。

                    還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不考慮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剔除2017年處置亞食聯發展股權產生的收益影響后,亞洲漁港2017-2019年扣非凈利潤雖然逐年增長,但毛利率卻逐步下滑。招股書顯示,亞洲漁港2017-2019年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18.12%、17.88%和16.52%。公司招股書中提及的兩家同行可比A股公司中,安井食品同期毛利率分別為26.27%、26.51%和25.76%,千味央廚同期毛利率分別為22.69%、23.83%和24.50%,兩家同行毛利率均超亞洲漁港,且基本穩定或穩步增長。

                    更值得注意的是,從其他多個盈利能力關鍵指標來看,美團控股企業入股且美團旗下企業為公司大客戶的亞洲漁港,近年盈利能力也現滑坡態勢(見圖二)。

                    圖二:亞洲漁港近年部分盈利能力關鍵指標一覽(數據來源為Wind)

                    首先看股神巴菲特擇股時偏愛的ROE(凈資產收益率)。最新招股書顯示,亞洲漁港加權ROE在2018-2020年分別為12.89%、13.70%、9.56%,整體下降。而Wind數據顯示,亞洲漁港ROE(攤薄)從2017年的27.31%到2018年的14.22%,再到2019年的13.56%,一路滑坡到2020年的9.56%,四年里下滑幾乎2/3。安井食品同期ROE(攤薄)持續增長到2020年的16.39%,千味央廚同期ROE(攤薄)雖然先增后降,但2020年的13.15%較2017年相差不大。

                    此外,知名投資家、晨星創始人多爾西提出了衡量企業能力、用來修正ROE不足的指標ROIC(資本回報率),業界普遍認為ROIC高低分界線一般是10%。Wind數據顯示,亞洲漁港從2017年的26.91%,突然猛降到2018年的11.90%,2019年雖然小增到12.33%,但2020年再度大滑坡至7.16%。千味央廚同期ROIC先增后降,2020年的14.49%稍低于2017年,而安井食品同期ROIC整體增長,到2020年達到15.72%。

                    從上述多個盈利能力關鍵指標變化來看,意味著即便剔除受到疫情影響的2020年,亞洲漁港近年盈利能力也有整體下滑之憂,成長能力或成遠慮。

                    記者 爾東

                    編輯:newshoo
                    永久免费观看av软件网站

                        <form id="9dhj9"><nobr id="9dhj9"></nobr></form>

                            <sub id="9dhj9"><listing id="9dhj9"></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