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dhj9"><nobr id="9dhj9"></nobr></form>

          <sub id="9dhj9"><listing id="9dhj9"></listing></sub>

                    宏宇五洲:募投“重頭戲”產能、收益如“盲盒” 信披完整性惹人關注

                    沖擊創業板的安徽宏宇五洲醫療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宇五洲”),主營業務為一次性使用無菌輸注類醫療器械的研發、生產、銷售以及其他診斷、護理等相關醫療用品的集成供應,日前其更新招股說明書,擬募集資金3.27億元,用于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技術研發中心建設等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等。

                    除了《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此前報道的宏宇五洲的業績增長放緩且凈利潤依賴“稅費返還”、政府補助以及公司存在大量的社保、公積金漏繳之外,記者還發現,宏宇五洲2018-2020年的員工平均薪酬僅為同樣位于中部地區的A股同行三鑫醫療員工薪酬的一半左右。與此同時,公司對于募投“重頭戲”——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項目,在招股書中既未披露相關項目達產后的產能目標,也未披露增加產能的消化能力,更未披露預計投產后收益等資金回報情況,是否涉及信披不完整同樣惹人關注。

                    員工薪酬低于行業平均水平

                    根據招股書,2018-2020年,宏宇五洲營業收入分別為4.36億元、4.87億元、4.71億元,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3378.83萬元、5289.96萬元、5674.44萬元。公司營業收入在2020年出現了下滑,而且2020年公司凈利潤的增速由2019年的56.53%下滑至7.27%,凈利潤增長大幅放緩。

                    而報告期曾有近半數員工未繳納公積金及社保的宏宇五洲,聲稱公司不存在不繳或少繳員工公積金和社會保險等支出,來增加公司凈利潤的情況。

                    而記者發現,即便在存在大量社保和公積金漏繳的情況下,宏宇五洲的員工薪酬仍然處于行業低水平。根據招股書,2018-2020年,宏宇五洲員工的平均薪酬僅為0.46萬元/月、0.49萬元/月、0.46萬元/月,本就偏低的員工平均工資在2020年還出現了同比下降(見圖一)。

                    圖一:宏宇五洲平均薪酬與同行業可比公司對比情況截圖

                    同行業可比A股公司上??档氯R企業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德萊”),同樣專注于為國內外客戶提供醫用穿刺器械、醫用高分子耗材、介入類耗材、醫療器械市場供應鏈,2018-2020年,其員工平均薪酬分別為0.84萬元/月、0.85萬元/月、0.85萬元/月。員工平均薪酬比宏宇五洲持續高出40%以上。與宏宇五洲同樣處于中部地區的同行業可比A股公司江西三鑫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鑫醫療”),2018-2020年員工的平均薪酬分別為0.67萬元/月、0.84萬元/月、0.78萬元/月,以2020年來測算的話,宏宇五洲的員工平均工資水平僅為三鑫醫療的58.97%,與其同樣存在不小的差距。

                    就管理人員的薪酬來看,偏低情況更加明顯。2018-2020年,宏宇五洲管理人員的薪酬分別為0.66萬元/月、0.66萬元/月、0.70萬元/月,在同行業可比的三鑫醫療、康德萊、奧美醫療、中紅普林、采納科技等中最低,如果以2020年管理人員平均月薪計算,不足三鑫醫療、奧美醫療的一半,連中紅普林管理人員平均月薪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宏宇五洲生產人員的平均薪酬同樣很低。數據顯示,2020年宏宇五洲生產人員的平均月薪僅為0.40萬元/月,而可比上市公司三鑫醫療、康德萊、奧美醫療、中紅普林、采納科技分別為0.69萬元/月、0.68萬元/月、0.60萬元/月、0.49萬元/月、0.60萬元/月,宏宇五洲生產人員的月薪也要低于行業平均水平。對此,宏宇五洲解釋稱:“主要原因系發行人地處安徽安慶市太湖縣(原國家級貧困縣),經濟水平相對不高,人力資源較為豐富?!?/p>

                    宏宇五洲還以2018年公司人均薪酬與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制造業年平均工資水平進行了對比——2018年,公司員工人年均薪酬為5.52萬元,而當年度太湖縣制造業年平均工資水平為4.82萬元,其認為:“發行人是當地規模較大的企業之一,經營效益較好,在人員薪酬待遇方面較高?!?/p>

                    不過,Wind數據顯示,和宏宇五洲同處安徽省安慶市的華業香料、集友股份,2020年的年人均工資水平分別為8.64萬元、9.26萬元,這些企業的工資水平都遠高于宏宇五洲。

                    募投“重頭戲”投產后

                    產能目標未披露

                    根據招股書,宏宇五洲此次擬募集資金3.27億元,投入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技術研發中心建設等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等,其中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項目可謂此次募投項目的“重頭戲”,擬投入的資金為2.45億元,約占此次擬募集資金的75%(見圖二)。

                    圖二:招股書關于募集資金使用情況截圖

                    從宏宇五洲的產能利用率和產銷率來看, 2020年,公司注射器、輸液輸血器、醫用穿刺針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5.39%、104.44%、83.38%,產銷率分別為96.63%、99.53%、97.00%,雖然公司產能利用率和產銷率依舊較高,但是與2019年相比,同比均出現了下降,尤其是醫用穿刺針的產能利率已經從2019年的100.73%下降至2020年83.38%。

                    對于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項目的建設,在招股書中,宏宇五洲對項目建設的必要性、可行性、項目的投資概算、可能存在的環保問題及采取的措施進行了分析,該項目建設擬定為18個月,包括前期準備、建筑工程、設備采購、安裝調試及試生產等。

                    但是,對于該項目達產后的產能目標,或者增加產能的消化能力、投產后的收益等資金回報情況,招股書中均未進行詳細披露,僅非常模糊地表示:“擬對現有生產車間進行技術改造,并新建廠房和倉庫,增設新的生產線進一步擴大原有產品產能,以適應公司主營業務發展需要?!?/p>

                    對比三鑫醫療2015年上市時的招股書,其擬募投的云南三鑫醫療器械生產項目,明確披露了注射類醫療器械設計年產能為3.2萬支/年、輸液類醫療器械設計年產能為2.2萬支/年(見圖三)。

                    圖三:三鑫醫療招股書披露其募投達產后產能情況截圖

                    而康德萊2016年上市時的招股書,對于募投的醫用針擴建項目、醫用穿刺器生產基地改擴建項目、達產后的產能都按照不同注射器、輸液器的品類,對建成后一、二、三年后新增產能的情況進行了詳細列示(見圖四)。

                    圖四:康德萊招股書披露募投項目達產后產能情況截圖

                    康德萊招股書甚至對兩個募投項目的預計投資回報情況也披露的明明白白,例如醫用穿刺器生產基地改擴建項目為:“投資收回期為5.8年(含建設期),內部收益率為19.7%(稅后),項目達產投產后,將實現年銷售收入40537萬元?!?/p>

                    與同行可比公司募投項目達產后新增產能明明白白相比,宏宇五洲招股書對募投項目達產后的相關產能的披露,讓人感覺“一頭霧水”,而對于產能利用率和產銷率已出現了下降的注射器、醫用穿刺針、輸液輸血器,在募投擴產后是否會出現新增產能無法消化的問題,也讓人感到“模糊一片”。

                    就公司醫用穿刺針2020年產能利用率下降至83.38%,公司是否考慮過新增產能的消化問題,公司募投重頭戲——一次性輸注穿刺類醫療器械技改及擴建項目,公司在招股書中既未介紹相關項目達產后的產能目標,也未介紹增加產能的消化能力或投產后的收益等資金回報情況,公司未進行詳細披露的原因以及是否涉及相關信披不完整等問題,《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曾致函并致電宏宇五洲,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回復。 記者 尹玨

                    編輯:newshoo
                    永久免费观看av软件网站

                        <form id="9dhj9"><nobr id="9dhj9"></nobr></form>

                            <sub id="9dhj9"><listing id="9dhj9"></listing></sub>